新闻中心

深圳债务律师|余论:个人破产制度能有效避免以破产为借口来逃债

2021-09-11
浏览次数:
返回列表

目前,对个人破产制度存有疑虑的部分人认为,如果允许个人破产,则债务人可能会利用破产来逃避债务。本文认为,正是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缺失,才导致大量逃债现象的出现。如果建立起完善的个人破产制度和培育出理性的个人破产文化,则可以有效地避免有清偿能力的债务人以破产为借口来逃债。

深圳债务律师|余论:个人破产制度能有效避免以破产为借口来逃债(图1)

1、个人破产中的失权制度能最大限度地避免破产逃债。我国如果建立个人破产制度,完全可以规定严格的失权制度,这样一来,有清偿能力的债务人如果恶意破产逃债,则将在公法、私法权利或资格方面受到重重限制,并且要严格限制他们的高消费行为,他们想要体面地生活显然已经不可能。权衡利弊的结果,还债也许是其更为有利的出路。也许有人说,按照目前我们的发展程度,失权制度无法在现实生活中得到有效地实施。我们认为,只要我们认识到失权制度对于打击恶意逃债等的极端重要性,我们在技术层面上是完全可以让失权制度有效实施的。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,使有关信息全国联网成为可能。例如,在罗彩霞事件中,假“罗彩霞”( 王佳俊)因为提前用罗彩霞的身份信息获得了教师资格证书等,才导致罗彩霞无法申请到教师资格证书等,从而导致案发。即天津市教育委员会就申请办理《教师资格证书》事宜,向罗彩霞作出书面说明,以“同一身份证号码、名字已经在贵阳申请过教师资格证,系统无法生成证书编号”为由,取消了罗彩霞的教师资格证。[12]可见,身份信息的惟一性、网络化足以有技术支持。在失权制度中,破产人不能担任公职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,都极易监督。因为,公职人员之任职,自然会在国家机关有一定程序,而其他相关人员之任职,按我国现有法律也需在国家机关履行一定程序(如备案等),而国家机关,自然应该和罗彩霞一案中的教育部门一样,对个人的身份信息完全可以通过计算机联网而轻易获得,从而不会让已经破产失权者获得上述任职或者资格。而对于提供高消费的经营者,也应该配备这样的信息网络,并且在每一个高消费者进行高消费前,首先经过身份查证(这不是查顾客是否有资格来此高消费,而是查顾客是否无资格来此高消费),这虽然提高的经营者的成本,但是,这种成本对于社会公共利益而言,是必要的,这也是高消费者消费得起的。同时,经营者如果恶意让失权者进行高消费,则给予相应处罚(如丧失高消费的经营资格),这样,经营者一般不易铤而走险。由此,失权制度自然在现实中有效运行。

2、个人破产中的自由财产的范围限定、免责的撤销等制度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预防与纠正破产逃债。由于我国没有充分认识到个人破产制度的价值,也使得与个人破产制度的一些配套制度发展缓慢。例如,到目前为止,我国的个人信用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。这就导致一些债务人“金蝉脱壳”。只有建立个人破产制度,全国范围的统一的个人信用体系才有强大的内在需求,而且,考虑到我国债权人利益保护的重要性,我国可以在破产法中设立比较严格的自由财产制度,即个人破产时只留给破产人较少的财产,其余财产必须分配给债权人。由此个人信用体系使“金蝉脱壳”再难大行其道,债务人不仅不能在异地过奢侈的生活,而且,其停止支付行为引发破产程序,如果有清偿能力的债务人此时还不履行债务,则对其宣告破产,则其生活水平将因严格的自由财产制度而制约,这显然是有钱人不愿意过的苦日子。这样,履行债务是其更为合理的选择。不仅如此,即使那些侥幸欺诈逃债得逞的债务人,也可以通过免责的撤销制度加以纠正。一些人利用破产逃避债务,也是基于免责制度可以在破产程序终结后,对于破产人未能因破产程序清偿的债务,依法予以免除这一优惠。但是,完善的个人破产制度,不仅包括免责制度,而且还有相应的免责的撤销制度。我国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时,可以规定通过欺诈等方式的免责予以撤销等制度,这样,如果债务人采用隐匿财产等欺诈方式获得免责的,债权人可以申请撤销免责,从而将该财产用于分配。

3、理性的破产文化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预防破产逃债。现代破产制度虽然不再是对破产债务人的简单的惩罚,作为一种理性的市场退出机制,它对各相关方提供平等的机会,有时甚而偏好对债务人利益的保护。但是,我们应该清楚,在我们对诚实但不幸的债务人给予一定宽容的同时,社会应该而债务人自己必须要认识到:破产毕竟代表着债务人在消费理念与消费行为、经营观念与经营能力、管理理念与管理水平、经济信誉等方面的缺陷与不足;而且他还给债权人造成的现实的损害;加之历史上由于各国破产法律制度不够完善时,不乏道德败坏的狡猾之徒以欺诈破产为逃避债务之手段。如此种种,都使现代社会中人们对破产欺诈特别防范。在这种社会文化中,债务人一般不原过于冒险,以欺诈破产来逃避债务。


搜索